白什么昀涟

“是绝对的受厨!”“是质量不稳的垃圾文手!”“是对绘画一窍不通的傻子!”
▲拖稿势力、苦逼学生党、只要皮不死就要继续皮。
▲某种意义上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,还请您多多谅解!

■目前在雷钟圈划水,偶尔发表一点垃圾言论污染一下大众雪白的双眼/抱歉我是个罪人

对看到这里的您表示由衷的感激!ヾ(´∀`。ヾ)

【雷钟】关于钟馗大人的意外感冒

阅读前请看:
注意事项:
先强调一下:雷钟!雷钟!雷钟!雷震子x钟馗,不拆不逆。
大概是雷钟的日常,可能ooc(我尽力了),没有车,没有吻。
文笔垃圾,没什么营养,大概就是自己割腿肉吃吧x,我喜欢发小可爱的日常。
失去主题(你)
以上。










是秋天的时候,红叶随着风卷起天高的残云,悠悠地飘洒至校园的角落,刚开学的气息还未消去,少男少女们还意犹未尽地谈着暑假的生活,老师们却早已有了先见之明,空白试卷早在办公桌上高高摞起,似乎被风一吹就摇摇欲坠。
或许是从夏天到秋天气温下降得过于快速,许多学生都猝不及防得了感冒,校园里此起彼伏的咳嗽和啊切声格外清脆,更有形成整齐划一进行曲的趋势。
这样一场忽然掀起的流感连身体一向很好的钟馗都没能幸免,他那天走在路上正打算在红孩儿被老妈打过来之前远离校门,就听见旁边传来几声声嘶力竭的咳嗽声,他蹙眉侧头过去,就被泡沫星子溅了一脸。
于是也无可避免地感冒了。

“吾友!汝竟然感冒了,真是少见,看来是需要吾辈这个天选之人关心的时候了!”雷震子靠过来,头顶一片青色令人想不注意都行,何况他还自诩为帅地闭眼撩起了自己的额发,扬起笑容一副天神降世的感觉。
碍于嗓子发炎,钟馗并未开口说话,只是颇为无奈地瞥了他一眼,喉咙里发痒迸出一两声闷闷的声音,尽管戴着口罩钟馗还是弓下腰,捂着胸口咳得很有些难受。
“吾友吾友!看起来汝很难受啊,要不要吾辈给汝来次电击疗法?”雷震子也弯下腰看着钟馗,脸上依旧是如故的“我牛逼我叼”的神情,闪电形凌厉的呆毛直立着,随着动作左摇右晃,真是一个完美的中二少年形象了,却看得钟馗有点恍惚。
他昨天周日咳得也是够呛,本想着今天应该也就好了,却不想今早起来咳得更甚,结果随了小黄的意见戴了一个黑色口罩,倒也很符合他的气质。
“吾友?吾友?馗馗!”旁边有人大叫。
钟馗晃了晃脑袋,像是被这个恶心称呼惊到了,尽力睁大眼睛便看见面前的家伙靠了过来,一只稍显冰凉的手贴上他的额头。
“别碰!”钟馗皱起眉,将那只手拍开。
“哎,吾辈可是好心关心汝啊,哦,吾心好痛,馗馗好过分!”雷震子捂胸作伤心状,一只手比成兰花指放在眼边像是在擦泪,颇有悲情女主角的样子,这时也许需要奏起一曲《天鹅湖》才能诠释他的悲伤,可惜背景音乐是悦耳的上课铃。
“回去吧,要上课了。”钟馗不愿与他多话,刚刚他出人意料的凶狠把他自己都吓到了,或许是为刚刚他力道很大而雷震子却没在意而稍感愧疚,他语气也放柔了些。
“好好,馗馗要注意身体哦,正义的伙伴可不能随便倒下!”雷震子握拳高举笑道,在周围女同学“关怀”的目光下小跑回了座位。
钟馗如释重负般趴回桌上,上课铃响后他尽量打起精神来,用手支撑着脑袋。他刚刚说话时感到嗓音突然就沙哑了起来,喉咙刺痛,像是破损的风箱在吃力地坚持,现在则感觉头脑昏昏沉沉,眼前老师的光头在白炽灯下是如此光亮,散发着耀眼的光泽,他的眼睛快撑不住了。
“钟馗大人,您还是请假吧……?”小红小蓝们围着他,担心地提议。
“咳……噗咳!不用了……咳咳!咳!”钟馗想要断然拒绝,然而一开口就是连珠炮弹般的咳嗽声,连那句本该雷厉淡定的话都变得软绵无力起来,咳嗽声透过口罩还是那么响亮,让人心不由得揪起来,也搞得全班同学都盯着他看。
“钟馗大人他没事吧,我看他很难受的样子……”迷妹一号双手交握着,颇为心疼地看着前桌的钟馗。
“要不我把药给他吧……”也戴着口罩的迷妹二号小声说着,伸手就要掏书包。
“老师!请让吾带吾正义的伙伴去校医那里看看吧!吾可是要拯救世界的大人物!朋友倒下了那不就太失职了么?”一片小声议论声中雷震子拍桌而起,一手指天一手叉腰,旁边的雷雷鸟唧唧地大叫起来,雷震子嘴里蹦出毫无章法的中二话语,却搞得神志不清的钟馗有些莫名的感激。
“行吧雷震子同学,你关心同学的心很令老师感动,但是下次请说人话……”光头老师拿出手绢擦了擦眼角涌出的热泪,挥了挥手让雷震子带钟馗离开。
“嘿吾友,走吧走吧!”雷震子龇着牙笑着靠过来,用稍轻的力地拉了拉钟馗的手臂,结果钟馗纹丝不动,只是把头埋在另一只手的臂弯里喘气。雷震子把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,一用力把钟馗拉起来带离座位,一手环住腰稳住那个浑身发烫的身体。
于是全班女同学(迷妹)都瞪着雷震子摇摇晃晃的背影心中充满怨念。

“呼!馗馗你可真重,吾差点就站不稳了……”雷震子猛踹开医务室的门,然后把钟馗小心地放在床上之后已是满头大汗,自己也一屁股瘫坐在隔壁的床上。
“医生救人……啊……没人么?这么衰?哦,好吧,看来是时候展示本天才的天选之力了!”雷震子环视四周,一句“医生救人啊”喊到一半就止住了,挠了挠头便站了起来,放低音量却依旧摆着中二的姿势,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双眼。
“天神之眼啊,请赐吾您的力量,让医生出现吧!”雷震子念完移开手看向门口,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,看来天才这次求神仪式也失败了呢。
“你还真是……咳!咳啊!咳!”不知道什么时候钟馗已经坐起来了,捂着嘴撑着床面咳得撕心裂肺,后半句话硬是被咳嗽打断了。
“喂馗馗,你没事吧?别坐着啊,靠着靠着……”雷震子连忙扶住咳得喘气的钟馗,拿起枕头斜放让钟馗能够靠上去,钟馗呼吸困难般喘着粗气直摆手,想说什么却根本开不了口。
“好了好了!不能说就不要说!口渴吗?想喝水么?”雷震子手忙脚乱地给他盖上被子,钟馗全无反抗之力,只能随着雷震子摆弄。
钟馗还是摆手,开口像是垂暮老人般的嗓音着实让雷震子吓了一跳:“我睡一会……咳!没事,一会医生来了,就叫我……”
钟馗靠着床头闭着眼,胸口轻微地起伏,明显刚刚的话已经用尽了他吃奶的劲了,现在他只想要安静地躺一会。而雷震子也立刻闭口不言地坐回床上,只把眼睛瞪得圆圆地看着疲惫的钟馗。

上午秋日的阳光拨开云雾,穿过窗棂悠悠地洒在医务室里,窗外鸟儿们哼哼唧唧的,仿佛在偷看着这间医务室议论纷纷。安静的医务室里只有雷震子和钟馗两个人,前者正难得安静地盯着后者的脸看。那张白皙的脸上睫毛长长,好看的银眉微微地皱着,不时发出几声微不可闻的哼哼。阳光照进来,雷震子连他脸上浅浅的绒毛都能看见,要不是碍于情势,他真想跪下仰天长叹一句:这世界上还是有比吾好看的人啊!
被给予了这么“高”评价的人却一点也不知道,靠在枕头上被褥盖到胸口,两只曾缚住无数恶灵的手被雷震子放在被窝外,格外安分地贴着两腿外侧,原本的冷淡消失掉,倒是显得有些令人不习惯的乖巧。
“我就说嘛……馗馗睡觉的时候最可爱了……”雷震子蹲在床前看着钟馗微有些发红的脸颊,嘟着嘴小声嘀咕。吵闹的雷雷鸟被他赶到窗外与其它鸟作伴了,他还关上了窗,不过估计相处得挺和谐的吧。
生怕吵醒钟馗,雷震子就没有再开口说话了。伸手缩手犹豫再三,只是用指尖小心翼翼地轻轻擦过钟馗黑色的指甲,动作好比小姑娘穿针般仔细,动作很轻。靠得太近雷震子是不敢的,但是能够这样轻轻地抚过对方的指甲,感受上面的温度,他就感到格外格外的满足。
心跳逐渐加快。幼时的伙伴,到现在的发小,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对钟馗到底是何种想法,对于他这种神经大条的人,思考这样的问题是很费劲的,但并不代表他不懂。他知道他和钟馗只能是朋友,他也不想打破那层薄薄的膜,捅破了也许是美好天堂,也许就是万丈深渊。
那颗心脏“怦怦”地跳动着,也许就在诉说着无法被说出来的「喜欢」。
就这样一会,就这样一会就好,他也想轻轻地触碰他,不是朋友毫无意义的肌肤贴近,而是属于恋爱的怦然触动。
一会就好了。

等医生回来的时候钟馗的情况居然好多了,可能是因为盖被子捂出汗的缘故,在医务室里再躺了一个小时等退了烧就回了班上。
而雷震子则被同学们直呼“没义气”——他们离开的下一堂课就是数学测验,据说老师离开的时候脸色很难看……
我们的天选之人不由得嘚瑟起来,一手遮住眼,一脸“啊没办法本天才就是这么神”。
那天发生在医务室里的事情雷震子本以为没有人知道,但是在他专心致志摸着钟馗指甲的时候,一直睡得不怎么安稳的钟馗竟然把眼睛眯开了一条缝,看见发小的动作差点没忍住笑出来。
“白痴。”
他在心里暗骂。



只不过回到教室的雷震子同学,你还记得被你遗忘在窗外的雷雷鸟么……(雷雷鸟:弱小可怜又无助)


爬墙真开心啊hhhhhhh
决定是雷钟了,钟馗真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咳,所以请各位多多指教了。
来自快饿死,只好自己产粮的小可怜











评论(37)

热度(1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