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什么昀涟

“是绝对的受厨!”“是质量不稳的垃圾文手!”“是对绘画一窍不通的傻子!”
▲拖稿势力、苦逼学生党、只要皮不死就要继续皮。
▲某种意义上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,还请您多多谅解!

■目前在雷钟圈划水,偶尔发表一点垃圾言论污染一下大众雪白的双眼/抱歉我是个罪人

对看到这里的您表示由衷的感激!ヾ(´∀`。ヾ)

【雷钟】同居三十题(1~3)

【雷钟】同居三十题 (1~3)
「注意▲」
“已交往前提!!!”ヾ(´∀`。ヾ)
“官方世界观!!!”ヾ(´∀`。ヾ)
“文笔渣得飞起!!!”ヽ(#`Д´)ノ┌┛〃
“人物严重崩坏!!!”ヽ(#`Д´)ノ┌┛〃
“有胡编乱造,请不要当真!!!”ヽ(#`Д´)ノ┌┛〃


No.1_相拥入眠
“等等!馗馗别往这边挤,吾要掉下去了!”
“往左边一点,哎什么东西掉地上了?!”
“钟馗……吾有点冷,可以把温度调高一点吗?哇汝干嘛?!”
“……给我睡觉,想滚出去就直说!”钟馗使劲卷着被子背对雷震子,暗自叹了口气。他可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摊上这个混蛋,又是作了个什么死才会同意让雷震子挨着自己睡。而那恳请的理由竟然是“吾的空调坏了,汝不想看到吾热死在那边吧,说不定明天头条就是某男子……”总之各种奇葩理由,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。
“钟馗,真的有点冷啊,就算不调温度也别卷被子啊!”身后传来雷震子苦苦抱怨的声音。钟馗下意识回头,看到雷震子正双手拉紧睡衣宽大的领口,不留空隙地勒在一起,好像这样就可以阻止冷气钻进他的衣服里。一个已经发育得比较完全的大男孩做出这样的动作还是很滑稽的,就像掩耳盗铃的贼一样,以为捂住自己的耳朵别人也听不见了。
分明是引人发笑的画面,钟馗却有点心软了,攥紧被子的手也松了些。好像真有点冷。他撑起身子摸向床头柜上的遥控板,把温度调高了两度。
“馗馗还是爱吾的。”雷震子得回被子,笑嘻嘻地裹着。
“少说废话,睡觉!”钟馗一转身子,那张嘴里说着刻薄的话,雷震子却眼尖地看见绯红色迅速地爬上了钟馗白皙的耳朵。他悄悄地笑了起来。
“可是吾睡不着,好想打游戏啊!”雷震子夸张地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。他魂牵梦萦很久的《最○幻想》系列已经出新作品了,他很想趁周末去商店购买,可惜钟馗管得太严——
“每天按时睡觉。我是因为工作原因,但是你没有工作,所以就给我好好睡觉,游戏什么的一概不许熬夜玩。”在同居之后,钟馗知道他有熬夜肝游戏的习惯后就严令禁止,甚至还瞒着雷震子私下和雷姆谈过,不过还是有被雷震子钻空子的时候——那就是后话了。
见钟馗背对着他半晌不出声,雷震子也停止了幻想,摆好姿势睡觉。可闭上眼睛却了无睡意,他的心思不知道什么时候飘到了钟馗身上。他喷了香水?什么味道这么好闻?雷震子吸吸鼻子,身边人身上有一股清淡柔和的味道,不像任何花拥有的香气。想来钟馗也不可能喷香水,再怎么说也是个纯爷们,长得也不错,只是性取向偏了点。
雷震子轻轻地挨过去,想要再多闻闻那股味道。他的手环住钟馗的腰,脑袋凑到钟馗的颈后,那里蓄着银色的发,浅浅地扫过雷震子的鼻尖。衣料下的身子明显僵住了,雷震子能听到对方的呼吸突然一滞。
“咳,就抱一下而已,没有其他的意思!”雷震子连忙解释道。可是手上的触感让他也有点紧张。怎么就这样抱过去了?手指僵硬着不敢移动,指腹下的那片肌肤是紧实的,并没有某耽美小说里说的“柔软敏感吹弹可破”。雷震子却莫名想再摸摸,但是羞耻心制止了他的行动。
他的鼻子嗅到了好闻的气味,但是他不敢贴得太近,那样似乎就越过了什么界线。鼻尖停在擦着发尖的位置,雷震子不再移动,只是轻微调整了姿势。
他们谁也没有再说话,僵硬的身躯慢慢缓和下来。睡意绵绵,钟馗的手悄悄握上雷震子的手,那只手甚至还有点肉肉的,就像小孩的手。打在后颈的呼吸那样轻松绵长,鼻子里发出几声闷闷的哼哼,钟馗暗自笑笑。还真是小孩。
一夜好梦。

No.2_一同外出购物
“吾想买薯片!”
“不行。”
“可乐!”
“不行。”
“那就……嗯……”
“别问了,无论你问几次答案都是一样的。”钟馗把牙刷和牙膏一起放进购物车里,发出“啪嗒”的声响。他每次出门购物带上雷震子,这样的情景就会如期上演。雷震子想买的东西好像永远都买不完,什么“吾的手柄坏了想买个新的”,还有什么“再没有方便面吃吾就要升天成佛了”等等等等,例举不完的荒诞理由。
“汝真是冷酷无情!”雷震子挠挠后脑勺也没办法了,只好在嘴上争个赢。柜台上的薯片袋子在反着光,亮闪闪的,就像天上的星星,你踮起脚都够不到。钟馗对雷震子的作息管理太过严格,连饮食方面都一起带上了,跟个尽职尽责的保姆似的。虽然钟馗不太会做饭,但是在购买零食这方面依旧不放松,让雷震子都有了搬出去和雷姆住的念头——当然也只是想想。
钟馗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抬手从柜上拿下一包糖来,被雷震子毫不客气地一把夺到手里。
“汝不让吾买薯片,那汝也别想买糖!小心长成一头两百斤的猪,走路都用滚的!”雷震子高举着糖,左右晃动着躲避钟馗的手,嘴上也没有歇气地说着欠扁的话。尽管雷震子已经竭力防守,钟馗还是因为微弱的身高优势又一把把糖抓了回来。
“哦。”钟馗毫不在意地应到。雷震子正为对方的若无其事而生气着,忽然灵光一闪,脸上摆出一副鄙夷的样子,眉梢挑起:哦,原来公正无私的钟馗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恋人的?自己贪图享乐而不顾及恋人的感受?真是太令吾失望了。”他身边的雷雷鸟也跟着咕咕叫。钟馗将要把糖扔进购物车里的手一顿,猛地抬起头对上雷震子的眼睛。
“那好。”钟馗冷冷地说道,把糖放回了柜子上,推着购物车转身就走。这倒把雷震子吓得一懵,愣是看着钟馗走远了才追上去。
实际上钟馗不管吃了多少糖都没有增重的迹象,可能是平时的工作量比较大的原因,也可能是他天生就是长不胖的体质,总之就是羡煞旁人的类型,不像雷震子是一吃就胖。而雷震子也只是抱着开个玩笑的心情,加上刚刚确实有点生气,话就不自觉说重了点。看钟馗走得飞快的背影,怕是真的怒了。
“馗馗,汝别生气,吾刚刚是开玩笑的!”雷震子冲到钟馗身边跟他手忙脚乱地解释,一句“对不起”还没说出来他就看见钟馗勾起嘴角笑了起来。雷震子又愣住了。那张白皙的脸上带上浅浅的笑,半阖的眼眸,细长的睫毛。即使不是在阳光下,那张脸也依然美好干净,带着难得的男孩特有的蓬勃气息。只是——
“我是装的,对不起了。”笑过之后钟馗朝他道歉,还微微上扬的嘴角显得特别没有诚意。
“没事……吾乃天选之人,怎么会为这种小事动怒伤身……”雷震子苦笑着答。再怎么说他们交往也快一年了,居然连对方是不是装怒都没有看出来,失职……实在是太失职了。不过作为补偿钟馗允许了他买薯片和可乐——当然也是因为他的百般恳求而无奈答应的。
一边往嘴里扔薯片一边走路的雷震子想,这次的购物还算是很愉快了。

No.3_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
钟馗坐在沙发上看着雷震子把影碟放进视盘机,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画面,雷震子看了一眼屏幕就转身回到沙发上和钟馗坐在一起。
“什么电影?《电○惊魂》?”客厅没有开灯,雷震子说这样有恐怖气氛一点,钟馗眯起眼睛看着电视机,回想起刚刚雷震子手里拿着的影碟的名字。
“对!第一部,听说有截肢的镜头。不过吾可不是这种普通影片能吓到的人。”雷震子拿起茶几上打开的薯片,塞了一片在嘴里,一股薯片特有的油炸香精的味道在嘴里漫开。钟馗侧头,电视机的光打在雷震子的脸上,那只眼睛亮亮的,正专心致志看着电视,看起来兴致很高。
“那拭目以待了。”钟馗靠在沙发上,他不是很相信雷震子不怕这种影片,不过本人都这样说了,那就姑且信一下吧。今晚是钟馗难得空闲下来的时间,他把小黄他们打发走了,雷震子也安顿好了雷雷鸟,只是为了破例一起熬夜看电影。雷震子很久之前就说要半夜看恐怖片,估计是看了某言情小说,看到什么女主看电影时害怕地靠在男主身上,男主趁机吃豆腐的情节。不过这样的戏码放在钟馗身上是完全没有用的,他始终淡定地盯着屏幕,没有害怕也没有尖叫,只是偶尔起身倒杯水。
“钟馗……汝不害怕么?”影片播放到一半,雷震子颤颤地问他。手里的薯片早已吃完,而袋子被雷震子蹂躏得发出凄惨的脆响。一到血腥的情景,雷震子的手就会加重很多,看来是真的紧张不已。他见钟馗摇头,咬咬牙将嘴边的话咽回肚子里去。天选之人哪能被此小小挫折打倒?!
“害怕就别看了。”钟馗淡淡地说。他早就看出了雷震子的紧张和恐惧,只是闭口不提而已。那冷汗早就浸湿了雷震子的额发,还有一到恐怖情节就咬起牙的狰狞表情,真是让人不想注意也得注意。他有点想笑,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。
“……汝早就知道啦?”雷震子拿起遥控板按了暂停,沉默两秒转头问钟馗,一手还在擦着额头上的冷汗。
“嗯。”钟馗端起水喝了一口又放下,瓷杯触碰玻璃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。雷震子听见钟馗没有语气的声音告诉他,“太明显了。最好先睡觉吧,小心失眠。”
“……唉,看来吾也是棋逢对手了,这部片子只能等下次再战了。”雷震子揉揉太阳穴,关闭了电视,客厅里忽然就漆黑一片了。雷震子的动作一顿,窗外传来几声蝙蝠刺耳的嘶叫,客厅旁的厨房里轰然响起玻璃破碎的声音。钟馗皱起眉打开了灯,厨房里一个黑色的小影子在水槽里一闪而过,玻璃碗摔碎在一边。钟馗看了水槽一眼:“有老鼠,雷震子你是不是忘了关窗?”
“吾记不清了,好像是有过。”雷震子也凑过来瞅了眼水槽,里面有黑色米粒大小的小东西,应该是老鼠的排泄物。钟馗打开水龙头洗干净水槽:“明天去买粘鼠板吧,以后记得关窗。”
“哦……馗馗今晚吾可以挨着汝睡吗?”“嗯?”钟馗关掉水龙头抬起头,雷震子正斜着目光看地面,眼角不易发觉地抽搐了一下,暴露了主人的心思。
“怕了?”钟馗了然。刚刚看了恐怖片就出这样的事,难免胆小的人会胡思乱想了,估计睡在房里都会妄想会有人拿着刀破门而入。
雷震子只是盯着地面,半晌不说话。要他这样以天选者自诩的人说出“吾害怕了”这种话,就像高贵的王出卖自己的尊严一样难。可是他的确害怕,害怕一片漆黑里会钻出怪物把他啊呜一口吃掉。但是也实在低不下头去陈述自己恐惧的事实,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,向另一个男人示弱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做出来的。
“好吧,随便你了。”钟馗也沉默着看着雷震子,他明白雷震子在想什么,所以也不打算为难他。既然他做不出退步那么就让自己退步吧,目的达到了就好。随即他看见雷震子猛地抬头,笑容灿烂无比,一把扑在他怀里:“哎呀吾就知道吾友是善解人意的!”
怎么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?钟馗不知所措地感受着突如其来的拥抱,手都不知道往哪放,最后只好放在雷震子头上象征性地摸了摸。雷震子蹭在他的肩窝里,双手抱的紧紧的,湿润的气息喷在皮肤上有些痒。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,小楼里的白炽灯亮着,照在两个男孩身上,投下相拥的影子。
“二雷。”良久钟馗突然喊。
“什么?”
“……去洗澡,我要收拾地上的玻璃渣。”



先放三题,感觉我这样码下去要折寿了( ‾᷄ ‾ ) 。另外有一件悲伤的事情,前后桌那篇我码完了但是手残把写作软件删了,一万多字啊……好了太悲伤了我就不多说了,打算先把同居三十题写完,对,最后会开车的,相信各位都知道第三十题的题目了吧xd

评论(14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