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什么昀涟

“是绝对的受厨!”“是质量不稳的垃圾文手!”“是对绘画一窍不通的傻子!”
▲拖稿势力、苦逼学生党、只要皮不死就要继续皮。
▲某种意义上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,还请您多多谅解!

■目前在雷钟圈划水,偶尔发表一点垃圾言论污染一下大众雪白的双眼/抱歉我是个罪人

对看到这里的您表示由衷的感激!ヾ(´∀`。ヾ)



文手画画注意,很浪很辣眼睛。
馗馗衣服颜色画反了,画好了才发现,悔不当初。
文不配图,剧毒。
普通中学生加非官方发小设定。
(我只想混个tag而已,拿个参与奖心满意足)

初夏
那个时候下午的阳光还不那么耀眼与炽热,刚刚从春天蜕变而来的太阳是橙黄色的,暖洋洋地照着地面。
学生们熙熙攘攘地从校门里陆陆续续地出来,一会学校附近的车站就站满了人。街上车鸣与人声变得越发热闹起来。
雷震子站在站台上和同学谈话,他青色的头发有些蓬乱,不过不影响他的帅气。他笑着指着同伴,“昨天那局打得太烂了吧?”
“你还说!没你就不会输!”同伴也是一撇嘴巴语气不快。
“哪怕是天选之人也必有马失前蹄的时候!”他立即辩解道,字里行间净是非常人所及的中二气息。
“嗨!今晚记得好好打啊!”同伴对此早已习以为常,叮嘱一声就跑到马路边上看来往的公交车了。
“喂,那个带帽子的是何许人也?”雷震子盯了那个背着书包的人半晌,冲到同伴身边拍拍他的肩问道。
“哪个……哦他呀,s班的钟馗。”同伴顺着雷震子的视线看过去,随口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听说成绩超好长得又帅,很多女孩喜欢他,收到的情书可以塞满课桌呢!”
“钟馗啊……”雷震子若有所思,又看了几眼那人。
“这样的学霸我们可高攀不起哦,还是专心玩游戏吧。”同伴叹口气,心思回到了等公交上。
不过雷震子却迟迟呆愣着,因为当他看钟馗的时候,钟馗也转过头看了他一眼。那是墨绿的眸子,带着淡淡的眼神,冷清如皎洁月下的澄澈水流,也悠悠流过了雷震子的心。
暖洋洋的初夏,有什么在突破层层冻土悄悄萌芽,雷震子却没有发现。

评论(4)

热度(21)